老师,请不要强奸我

时间:2019-11-27 00:05:03

事情开始是在一个很普通的日子。

参加田径社的我-许佳铃,从体育馆练习回来已经是晚上的六点半了。女生厕所里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间学生早就都走光了。再说我十分的疲乏,想先换掉衣服再说。

于是我便开始脱下体育服,连走进厕所间都没有,反正也不会有人进来。

我虽然称不上是魔鬼身材,却也不差,乳房坚挺,腰肢纤细。

等我穿上制服上衣,正要穿裙子时,却发现社团指导老师-王立平正楞楞地站在门口看着我的身体,裤子正鼓得胀胀的对着我。

看来老师可能是想要确定厕所里有没有人然后关灯,却刚好被他观赏了一幅令他血脉喷张的活生生的裸女图,而演出者还是自己的学生。

我起先一楞,随后就叫了一声:“老师!拜托你出去好吗?”

老师如大梦初醒一般,连忙拉好裤子就出去了。

换好衣服,经过体育用品室时,我发现用品室的房门并未关好,留下了一条透着光线的细缝,在黑暗的走道上显得格外地突兀。

房里还透着一丝奇异的呻吟,让我忍不住凑上前去一探究竟。

不过眼前的景象可让我着实吓了一跳!只见背对着门的老师用手快速地摩擦着他胀大的阳具呻吟:“啊…啊啊…佳…铃!”

老师竟然叫着我的名字手淫!这对我而言打击可不算小,羞红了脸,我转身就跑出体育馆,然后再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出学校。

但一段时间后,我胸口仍不断地起伏着,看来今晚是别想睡了…

这样尴尬的时光维持了好一阵子。自从那时起我就时常早退,一定要确定老师不在附近才敢回家,连练习都时常翘头。

但在一个月后我练习结束要回家时,却发现今天又只剩自己一个人!其他人早就都先走了…

由于上次的经验,这次我在经过体育用品室时还特地蹑手蹑脚地走,但这时老师突然打开了体育用品室的门走了出来,吓了我一大跳!

“许同学,妳要回家了吗?”老师问道。

“是…啊!”我不自在地回答,眼睛却不敢直视老师。

“进来!”老师突然叫着,一把把我扯进用具室并反锁上门,接着再把我压到坐垫上运动时用的软垫上。

老师脱去上衣,紧紧搂住我瘦小的身躯。

“老师,你要做什幺?”我开口时,老师已把裤子脱了下来,露出赤裸的胸膛和巨大的阴茎。

“老师,你要做什幺?”我以颤抖的声音,又问了一次。

“佳铃、佳铃呀!”老师很快地把我的衣服脱光,并用他的手开始搓揉我的乳房。

“放手!”我用力的向老师打来。力气之大,连我的手都微微发痛。老师应声跌到沙发上,而我露出一副吓得要死的表情。

“佳铃!我第一次看到妳时,我就知道了!”看来虽然我这一巴掌打得很重,老师还是不退缩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光着身子走向我。

“妳绝对会是一个顶尖的小骚货…我一看到妳时,我就知道了!”老师兴奋地低喊着。

“你是老师啊!”我不可置信地大叫,并远离老师退向另一边的墙:“但这不是爱情!你不要搞混了啊!”

下一瞬间,老师就再次冲向我,把我紧紧地压在墙壁上,并扯开我胸前衬衫的钮扣,再扯下胸罩,露出我饱满的酥胸。

“放开我!”我尖叫,并想再次伸手打老师。但老师抓住我挥过来的右手,左手顺手拉起我的胸罩,把我的双手反绑在背后。

“妳绝对也骚到骨子里去…现在还在那里装什幺圣女!”老师喊着。

随后老师抱起着我向垫子扑倒而去,他的胸膛摩擦着我赤裸的乳房,令我难堪的是我粉嫩的乳头竟然已经挺了…

接着,老师开始将双手探入我的裙内…把手指探入我的内裤,轻轻地在小穴前摩擦着,然后再抽出…上面已经沾满了我乳白色的淫水。

我已经开始哭泣:“呜呜…老师…拜托你…我是你的学生啊!…不要…不要强暴我…..!”

“佳铃、佳铃!我可爱的小妖精呀!”虽然我的哭声似乎简直就要令老师兴奋致死,但老师仍没有放手,反而把我压得更紧,连气都喘不过来。

接着老师掀起我的裙子,并褪下内裤。

我吓呆了,不禁激烈地反抗,还一直哭着,全身还不住地颤抖。老师似乎是强压下他心里的那股罪恶感,压在我柔嫩的小身体上。

突然间,老师放开了我的娇躯,一头钻进我的腿间。明明是挣脱的绝好机会,我却因为太过震惊而使得头脑一片空白…

转过身,老师用力分开我的两条大腿,把那片未开发的处女地尽收眼底。他的指尖拨开我泛滥成灾的细缝-在这种情形之下,身体的自然反应真叫我难堪!接着他的手指开始熟练地探索着里面的洞穴。[!--empirenews.page--]

接着,老师把嘴唇贴在我的“出水口”上就是一阵吮吸,舔舐。我早已泣不成声,简直就是丢脸丢死了!再加上老师在自己的私处到处亲吻揉搓,我也有点承受不住,娇喘连连!

此时的我,汗水、泪水滚滚而下,满面羞红。丰满的娇躯在老师的摆布下,好似散发着一股濛濛的香气,蒸着汗液,渲染着粉嫩色泽的诱惑。老师见了我肌肤渗汗、白里透红的模样,赤裸裸的胴体,似乎更刺激他的性欲,让他的阳具也已经完全勃起,濒临爆发边缘!

“啊…!”老师的阳具已经插进我的阴道前,一下一下的磨擦着,这样的刺激使我潮湿的小穴不停地收缩着。

我泪流满面,竭尽力气地哭叫、哀求,但在空无一人的体育馆里是毫无用处。于是我尝试着把腰扭到一边,不让老师进入。可是老师把我两腿分别抵在他的腰边,让我完全没有办法回避,而我扭动的纤腰,似乎造成了反效果,反而更加强老师的快感!

“佳铃…我…我受不了了…!妳这个贱货!”

这种姿势我连腿也并不起来,只是更加紧密地夹紧老师的腰部,使他更能用力插入自己的嫩穴之中。

真是丢脸,老师似乎是感觉我的嫩穴已经湿透了,于是便将龟头顶进花蕊前端摩擦着,事实上他可能已经在爆发边缘了。

我忍不住又掉下眼泪哀求老师不要,但老师并不打算就此罢手。我咬着牙死命地不叫出声音。而我洁白的右小腿上还挂着被老师褪下的内裤。

“佳铃,都到了这地步,还有什幺保留呢?”

慢慢地,我也有点受不了了,脸上红霞涌现,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老师已经能明显地感受到我的私处已经渐渐开始泛滥…一波波的淫水正涌出我的下体。

看着呼吸急促,面泛潮红的我,老师也抑制不住阳具的剧烈暴动,突然腰一挺,便扎扎实实地进到了我狭窄的阴道内!

“啊啊啊啊啊!”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

正在兴头上的老师哪里理会?烫热的阳具充塞了我娇小的身体,淫水更是一涌而出,滴落在我们身下的垫子上。我下体传来的剧痛和充塞,令我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没有这种痛楚的老师倒是喘着叫道:“好一个佳铃,真是太棒了!”

我脑中一片空白,只能呜咽地道:“老…老师…”

老师还是没有理会我,顾不得我刚刚承受开苞的痛楚,便已噗滋噗滋地抽送起来!我在他抽插之下,只能发出阵阵的哀嚎,以及满脸的泪水!

我的身体在这样的冲击之下一上一下地摇晃着,丰满的乳房也左右晃动,老师看我双乳摇晃的模样,冷不防地低下头去,一口含住我的左边的乳头就吱吱嚓嚓地吸吮起来,弄得我肌肤发痒,全身颤抖!

我放弃了挣扎,任由老师恣意蹂躏,心里充满了羞愤和怨恨;老师却亢奋无比,在我那潮湿的嫩穴中任意驰骋!

接着他用力一顶,先端直抵我的花心,我顿时失声淫叫:“哦哦…啊啊啊!”

这声娇婉的淫声听得老师全身酥软,淫欲更起,更是一阵激烈的抽插,直让我哭喊出声!更是把我私处的阴唇抽送得外翻,淫水直泄!

说也奇怪,在老师巨大阳具的抽插之下,开苞的痛苦渐渐减低,随之而来的快感,慢慢渗透到了我的骨子里去。

我在初体验就遭遇这样暴力的奸淫,在怅然若失之际,我竟然也慢慢开始细声淫叫起来: “唔…啊啊…啊…啊…!”

在身体的本能的引导下,我虽然止不住羞辱的泪水直流而下,却也无法抗拒体内的淫欲,我娇小的身体,渐渐被压得屈服下来…

终于,老师低吼一声,一股滚烫的热精就顺势灌进了我的体内!随后老师也抽离了我娇小的身子,还我自由。

但我可没有因此高兴…毕竟我刚刚失去了一个女人一声中最宝贵的第一次,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哭什幺!等一下妳就会哭着求我啦!现在哭未免太早了吧!”老师脸上挂着一副恶心的笑脸,对我说着。

本来泣不成声的我随即停止了哭泣。“你这句话是什幺意思?”我怨恨地瞪着老师说。

“妳说呢?”老师不怀好意地笑道。“其实,我还邀请了其他人一起来参加这场肉体飨宴哪…!”老师一派悠闲地说,根本无视我刷白的面孔。

“好了,请过来吧!我的神秘嘉宾!”说着,老师的目光飘向用具室放着跳箱和障碍木板的角落,那里不知什幺时候已经多出二个人。

“你好坏哪!王老师!”其中一个人影开口说话了,那个人竟然是田径社的社长-王志祥学长![!--empirenews.page--]

“害我们都忍不住要用手解决了呢!刚刚差点就要出去帮你了!”另一个人说话了,那个人是田径社去年毕业的学长,也是社长的哥哥-王志方学长!

“妳是不是觉得很惊讶啊?佳铃小淫货?”老师不怀好意地笑道。“这两个家伙其实是我堂弟啦!高兴吗?其实他们也想妳想很久了呢!

而且要不是多亏了我这两个堂弟告诉大家今天的练习提早结束,却唯独忘了通知妳,妳会落单吗!”老师说完之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我麻木地想着,我已经不敢想自己等一下会遭遇到什幺样的命运了…

果然正如我所想的,老师接下来就在旁边抽起了烟,当起观众;而志祥学长和志方学长二人脱光自己全身的衣物后便走过来围在我身边,接着志祥学长就把他粗大的肉棒塞进我的嘴里抽磨着;而志方学长则是把嘴贴近我的私处,贪婪地吸着我混着处女血和老师精液的淫水。

我又开始挣扎起来,在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内,我又要再次遭到二个男人的奸淫,这次我说什幺也不会妥协!

但我的挣扎似乎让志祥得到更大的快感!只见他扭动的速度又更加快了一些!我参杂着痛苦与恶心的声音,响彻了狭窄的内室。

而那根在我嘴里被塞得胀得通红的肉棒,已经达到了爆发的临界点!而可怜的我两边嘴角都流出了作呕的唾液!

我紧闭着双眼,不复平日纯真女学生的的气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由屈辱营造出的色欲…

志方学长趴在我的下半身上,两手正忙着把我的腿分开,看着那蜜穴的滔滔涌泉,不禁称赞道:“好一个的蜜穴,虽然才刚开苞…我不跟妳客气,要先上了啊。”

他握着自己也已经胀得火热的阳具,对着我的嫩穴说:“小宝贝,我就来干妳了,好好的享受享受吧!哈哈!”

我虽然被箝制住,但听到这句话,又羞又急的我极力扭动那香汗淋漓的胴体,想要挣脱这些禽兽的控制,可惜仍是徒劳无功。

接着志方学长把我的双腿高高抬起让志祥抓着,然后一声淫吼,就把自己的肉棒直冲而进那神秘的洞穴中,口中还直嚷着:“小妖精,真是迷死人,爱死人啦!磨得好呀!好呀!”

他飞上了云端,我的身体却剧烈扭动,泪水又决堤而出。

我苦闷的声音持续传出。接着,一阵像是水袋撞击的声音,一点一点地大声了起来。

“啪…噗…嘶…呜!”

这时志祥学长也叫道:“来了!要来了!”我忍不住地又挣扎了起来,当然仍是白费力气。

接着一股混浊的精液就喷射而出,呛得我恶心地想吐,却被志祥屋摀住嘴,强迫我全吞下去!

我像是发了狂似地疯狂挣扎,饱受摧残的的躯体不住颤动,口齿不清地哭道:“走开…出去啊!啊、啊!唔…恶呃…!”

正忙着办事的志方学长哪里理会?他只是奋力插着我的蜜穴,让我体内的淫水不断奔流而出,就像溃了堤的河川一般!我真怕自己会因淫水流干,脱水而死!

渐渐地,我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呻吟慢慢融入了少许的淫声。在他们兄弟俩一上一下的攻势之下,淫荡的感觉逐渐染透了我的肉体,令我难以压抑。

只见志方学长抽插得越来越快速,身体突然一阵颤抖,我不禁哭喊道:“不要!不要射在我里面!出去啊…啊…!”

但他只是叫道:“去了!”下一刻,又是一股热精喷射在我体内。

我如释重负地大口喘了出来,脸上一片红晕,小小的身躯上满是香汗。

这时换志祥学长压上了我的身躯,笑道:“换我!”紧接着阳具一挺,便一帆风顺地插入。

我喊道:“求求你…你饶了我吧…呜啊啊啊啊!呜…啊…”

志祥学长也毫不理会,扭着腰,又是一阵噗滋噗滋的抽插!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志祥学长兴奋地叫着,跟我无声的哭泣成了强烈的对比。

“呜…啊啊啊…呜呜…啊…呀…呀啊…!”在模糊不清中,我无意识地发出的声音,听在在一旁当观众的老师和志方学长耳中,像是哀嚎,更像是淫语!

而在一旁当观众的立平和志方,他们的阳具也又慢慢的硬了起来…

“啪噗…滋…啪…啪…”充满水声的肉体冲撞声还未停歇,在旁观看的老师和志方学长已经为了等下该谁先上而争执不休了。

“我看…干脆我们一起来,你攻前面,我攻后面!”一阵争执后,老师提出了这样的建议,志方学长也欣然同意。此时在我身上奋力抽插的志祥学长口齿不清地说:“啊…啊啊!要去了!唔!”[!--empirenews.page--]

说完,又是一股烫热的浊精射入我饱受摧残的阴道内。

完事后,志祥学长抽离我的身躯,一股还混着些许血丝的白色液体马上从我的蜜穴中汩汩流出,此时我的屁股到大腿,都是一片湿黏的淫水加精液…

这些恶魔哪可能这幺容易就放过我?下一刻老师和志方学长就又走过来把我扶起,我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只能任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任意玩弄我残破的身躯…

在模模糊糊中,我只感觉到他们两人都在我身边躺下。然后老师把我抱到他身体上躺着;而志方学长则趴在我的正面。

“求…求你们…放过我…今天的事我保证不跟任何人说…”我用自己仅剩的力气缓缓吐出这几个字,但老师听完后只是一阵大笑:“我的佳铃小宝贝呀…妳很快就会被我们调教成最棒的娃娃了…我当时的眼光果然是正确的呀!”

接着老师的阳具便对准了我的屁股;而志方学长的阳具则是对准了我被抽插多次,至今仍滴着淫水及精液的蜜穴。在我还没搞清楚他们要做什幺的时候,一阵撕裂般的痛楚已经席卷而来,他们…竟然正分别干着我的屁眼和阴道!

“好痛…痛!出去!啊!”我真搞不清我是哪来的力气叫出这些字的,他们好变态!竟然连我的屁眼都不放过!我想要挣扎,却赫然发现我的双手被志祥学长紧紧地箝制住,动弹不得!

“呜呜呜…咕咕咕咕…”我从喉咙中发出一阵听不出是在说什幺的声音,被夹在这两个剧烈运动的身躯中本来就很痛苦了,更何况是被双面夹“攻”的情况下?

我的屁眼正无时不刻地传来痛苦的感觉…我还以为我的感觉已经都麻痺了…

事情开始是在一个很普通的日子。

参加田径社的我-许佳铃,从体育馆练习回来已经是晚上的六点半了。女生厕所里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间学生早就都走光了。再说我十分的疲乏,想先换掉衣服再说。

于是我便开始脱下体育服,连走进厕所间都没有,反正也不会有人进来。

我虽然称不上是魔鬼身材,却也不差,乳房坚挺,腰肢纤细。

等我穿上制服上衣,正要穿裙子时,却发现社团指导老师-王立平正楞楞地站在门口看着我的身体,裤子正鼓得胀胀的对着我。

看来老师可能是想要确定厕所里有没有人然后关灯,却刚好被他观赏了一幅令他血脉喷张的活生生的裸女图,而演出者还是自己的学生。

我起先一楞,随后就叫了一声:“老师!拜托你出去好吗?”

老师如大梦初醒一般,连忙拉好裤子就出去了。

换好衣服,经过体育用品室时,我发现用品室的房门并未关好,留下了一条透着光线的细缝,在黑暗的走道上显得格外地突兀。

房里还透着一丝奇异的呻吟,让我忍不住凑上前去一探究竟。

不过眼前的景象可让我着实吓了一跳!只见背对着门的老师用手快速地摩擦着他胀大的阳具呻吟:“啊…啊啊…佳…铃!”

老师竟然叫着我的名字手淫!这对我而言打击可不算小,羞红了脸,我转身就跑出体育馆,然后再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出学校。

但一段时间后,我胸口仍不断地起伏着,看来今晚是别想睡了…

这样尴尬的时光维持了好一阵子。自从那时起我就时常早退,一定要确定老师不在附近才敢回家,连练习都时常翘头。

但在一个月后我练习结束要回家时,却发现今天又只剩自己一个人!其他人早就都先走了…

由于上次的经验,这次我在经过体育用品室时还特地蹑手蹑脚地走,但这时老师突然打开了体育用品室的门走了出来,吓了我一大跳!

“许同学,妳要回家了吗?”老师问道。

“是…啊!”我不自在地回答,眼睛却不敢直视老师。

“进来!”老师突然叫着,一把把我扯进用具室并反锁上门,接着再把我压到坐垫上运动时用的软垫上。

老师脱去上衣,紧紧搂住我瘦小的身躯。

“老师,你要做什幺?”我开口时,老师已把裤子脱了下来,露出赤裸的胸膛和巨大的阴茎。

“老师,你要做什幺?”我以颤抖的声音,又问了一次。

“佳铃、佳铃呀!”老师很快地把我的衣服脱光,并用他的手开始搓揉我的乳房。

“放手!”我用力的向老师打来。力气之大,连我的手都微微发痛。老师应声跌到沙发上,而我露出一副吓得要死的表情。

“佳铃!我第一次看到妳时,我就知道了!”看来虽然我这一巴掌打得很重,老师还是不退缩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光着身子走向我。[!--empirenews.page--]

“妳绝对会是一个顶尖的小骚货…我一看到妳时,我就知道了!”老师兴奋地低喊着。

“你是老师啊!”我不可置信地大叫,并远离老师退向另一边的墙:“但这不是爱情!你不要搞混了啊!”

下一瞬间,老师就再次冲向我,把我紧紧地压在墙壁上,并扯开我胸前衬衫的钮扣,再扯下胸罩,露出我饱满的酥胸。

“放开我!”我尖叫,并想再次伸手打老师。但老师抓住我挥过来的右手,左手顺手拉起我的胸罩,把我的双手反绑在背后。

“妳绝对也骚到骨子里去…现在还在那里装什幺圣女!”老师喊着。

随后老师抱起着我向垫子扑倒而去,他的胸膛摩擦着我赤裸的乳房,令我难堪的是我粉嫩的乳头竟然已经挺了…

接着,老师开始将双手探入我的裙内…把手指探入我的内裤,轻轻地在小穴前摩擦着,然后再抽出…上面已经沾满了我乳白色的淫水。

我已经开始哭泣:“呜呜…老师…拜托你…我是你的学生啊!…不要…不要强暴我…..!”

“佳铃、佳铃!我可爱的小妖精呀!”虽然我的哭声似乎简直就要令老师兴奋致死,但老师仍没有放手,反而把我压得更紧,连气都喘不过来。

接着老师掀起我的裙子,并褪下内裤。

我吓呆了,不禁激烈地反抗,还一直哭着,全身还不住地颤抖。老师似乎是强压下他心里的那股罪恶感,压在我柔嫩的小身体上。

突然间,老师放开了我的娇躯,一头钻进我的腿间。明明是挣脱的绝好机会,我却因为太过震惊而使得头脑一片空白…

转过身,老师用力分开我的两条大腿,把那片未开发的处女地尽收眼底。他的指尖拨开我泛滥成灾的细缝-在这种情形之下,身体的自然反应真叫我难堪!接着他的手指开始熟练地探索着里面的洞穴。

接着,老师把嘴唇贴在我的“出水口”上就是一阵吮吸,舔舐。我早已泣不成声,简直就是丢脸丢死了!再加上老师在自己的私处到处亲吻揉搓,我也有点承受不住,娇喘连连!

此时的我,汗水、泪水滚滚而下,满面羞红。丰满的娇躯在老师的摆布下,好似散发着一股濛濛的香气,蒸着汗液,渲染着粉嫩色泽的诱惑。老师见了我肌肤渗汗、白里透红的模样,赤裸裸的胴体,似乎更刺激他的性欲,让他的阳具也已经完全勃起,濒临爆发边缘!

“啊…!”老师的阳具已经插进我的阴道前,一下一下的磨擦着,这样的刺激使我潮湿的小穴不停地收缩着。

我泪流满面,竭尽力气地哭叫、哀求,但在空无一人的体育馆里是毫无用处。于是我尝试着把腰扭到一边,不让老师进入。可是老师把我两腿分别抵在他的腰边,让我完全没有办法回避,而我扭动的纤腰,似乎造成了反效果,反而更加强老师的快感!

“佳铃…我…我受不了了…!妳这个贱货!”

这种姿势我连腿也并不起来,只是更加紧密地夹紧老师的腰部,使他更能用力插入自己的嫩穴之中。

真是丢脸,老师似乎是感觉我的嫩穴已经湿透了,于是便将龟头顶进花蕊前端摩擦着,事实上他可能已经在爆发边缘了。

我忍不住又掉下眼泪哀求老师不要,但老师并不打算就此罢手。我咬着牙死命地不叫出声音。而我洁白的右小腿上还挂着被老师褪下的内裤。

“佳铃,都到了这地步,还有什幺保留呢?”

慢慢地,我也有点受不了了,脸上红霞涌现,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老师已经能明显地感受到我的私处已经渐渐开始泛滥…一波波的淫水正涌出我的下体。

看着呼吸急促,面泛潮红的我,老师也抑制不住阳具的剧烈暴动,突然腰一挺,便扎扎实实地进到了我狭窄的阴道内!

“啊啊啊啊啊!”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

正在兴头上的老师哪里理会?烫热的阳具充塞了我娇小的身体,淫水更是一涌而出,滴落在我们身下的垫子上。我下体传来的剧痛和充塞,令我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没有这种痛楚的老师倒是喘着叫道:“好一个佳铃,真是太棒了!”

我脑中一片空白,只能呜咽地道:“老…老师…”

老师还是没有理会我,顾不得我刚刚承受开苞的痛楚,便已噗滋噗滋地抽送起来!我在他抽插之下,只能发出阵阵的哀嚎,以及满脸的泪水!

我的身体在这样的冲击之下一上一下地摇晃着,丰满的乳房也左右晃动,老师看我双乳摇晃的模样,冷不防地低下头去,一口含住我的左边的乳头就吱吱嚓嚓地吸吮起来,弄得我肌肤发痒,全身颤抖![!--empirenews.page--]

我放弃了挣扎,任由老师恣意蹂躏,心里充满了羞愤和怨恨;老师却亢奋无比,在我那潮湿的嫩穴中任意驰骋!

接着他用力一顶,先端直抵我的花心,我顿时失声淫叫:“哦哦…啊啊啊!”

这声娇婉的淫声听得老师全身酥软,淫欲更起,更是一阵激烈的抽插,直让我哭喊出声!更是把我私处的阴唇抽送得外翻,淫水直泄!

说也奇怪,在老师巨大阳具的抽插之下,开苞的痛苦渐渐减低,随之而来的快感,慢慢渗透到了我的骨子里去。

我在初体验就遭遇这样暴力的奸淫,在怅然若失之际,我竟然也慢慢开始细声淫叫起来: “唔…啊啊…啊…啊…!”

在身体的本能的引导下,我虽然止不住羞辱的泪水直流而下,却也无法抗拒体内的淫欲,我娇小的身体,渐渐被压得屈服下来…

终于,老师低吼一声,一股滚烫的热精就顺势灌进了我的体内!随后老师也抽离了我娇小的身子,还我自由。

但我可没有因此高兴…毕竟我刚刚失去了一个女人一声中最宝贵的第一次,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哭什幺!等一下妳就会哭着求我啦!现在哭未免太早了吧!”老师脸上挂着一副恶心的笑脸,对我说着。

本来泣不成声的我随即停止了哭泣。“你这句话是什幺意思?”我怨恨地瞪着老师说。

“妳说呢?”老师不怀好意地笑道。“其实,我还邀请了其他人一起来参加这场肉体飨宴哪…!”老师一派悠闲地说,根本无视我刷白的面孔。

“好了,请过来吧!我的神秘嘉宾!”说着,老师的目光飘向用具室放着跳箱和障碍木板的角落,那里不知什幺时候已经多出二个人。

“你好坏哪!王老师!”其中一个人影开口说话了,那个人竟然是田径社的社长-王志祥学长!

“害我们都忍不住要用手解决了呢!刚刚差点就要出去帮你了!”另一个人说话了,那个人是田径社去年毕业的学长,也是社长的哥哥-王志方学长!

“妳是不是觉得很惊讶啊?佳铃小淫货?”老师不怀好意地笑道。“这两个家伙其实是我堂弟啦!高兴吗?其实他们也想妳想很久了呢!

而且要不是多亏了我这两个堂弟告诉大家今天的练习提早结束,却唯独忘了通知妳,妳会落单吗!”老师说完之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我麻木地想着,我已经不敢想自己等一下会遭遇到什幺样的命运了…

果然正如我所想的,老师接下来就在旁边抽起了烟,当起观众;而志祥学长和志方学长二人脱光自己全身的衣物后便走过来围在我身边,接着志祥学长就把他粗大的肉棒塞进我的嘴里抽磨着;而志方学长则是把嘴贴近我的私处,贪婪地吸着我混着处女血和老师精液的淫水。

我又开始挣扎起来,在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内,我又要再次遭到二个男人的奸淫,这次我说什幺也不会妥协!

但我的挣扎似乎让志祥得到更大的快感!只见他扭动的速度又更加快了一些!我参杂着痛苦与恶心的声音,响彻了狭窄的内室。

而那根在我嘴里被塞得胀得通红的肉棒,已经达到了爆发的临界点!而可怜的我两边嘴角都流出了作呕的唾液!

我紧闭着双眼,不复平日纯真女学生的的气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由屈辱营造出的色欲…

志方学长趴在我的下半身上,两手正忙着把我的腿分开,看着那蜜穴的滔滔涌泉,不禁称赞道:“好一个的蜜穴,虽然才刚开苞…我不跟妳客气,要先上了啊。”

他握着自己也已经胀得火热的阳具,对着我的嫩穴说:“小宝贝,我就来干妳了,好好的享受享受吧!哈哈!”

我虽然被箝制住,但听到这句话,又羞又急的我极力扭动那香汗淋漓的胴体,想要挣脱这些禽兽的控制,可惜仍是徒劳无功。

接着志方学长把我的双腿高高抬起让志祥抓着,然后一声淫吼,就把自己的肉棒直冲而进那神秘的洞穴中,口中还直嚷着:“小妖精,真是迷死人,爱死人啦!磨得好呀!好呀!”

他飞上了云端,我的身体却剧烈扭动,泪水又决堤而出。

我苦闷的声音持续传出。接着,一阵像是水袋撞击的声音,一点一点地大声了起来。

“啪…噗…嘶…呜!”

这时志祥学长也叫道:“来了!要来了!”我忍不住地又挣扎了起来,当然仍是白费力气。

接着一股混浊的精液就喷射而出,呛得我恶心地想吐,却被志祥屋摀住嘴,强迫我全吞下去!

我像是发了狂似地疯狂挣扎,饱受摧残的的躯体不住颤动,口齿不清地哭道:“走开…出去啊!啊、啊!唔…恶呃…!”[!--empirenews.page--]

正忙着办事的志方学长哪里理会?他只是奋力插着我的蜜穴,让我体内的淫水不断奔流而出,就像溃了堤的河川一般!我真怕自己会因淫水流干,脱水而死!

渐渐地,我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呻吟慢慢融入了少许的淫声。在他们兄弟俩一上一下的攻势之下,淫荡的感觉逐渐染透了我的肉体,令我难以压抑。

只见志方学长抽插得越来越快速,身体突然一阵颤抖,我不禁哭喊道:“不要!不要射在我里面!出去啊…啊…!”

但他只是叫道:“去了!”下一刻,又是一股热精喷射在我体内。

我如释重负地大口喘了出来,脸上一片红晕,小小的身躯上满是香汗。

这时换志祥学长压上了我的身躯,笑道:“换我!”紧接着阳具一挺,便一帆风顺地插入。

我喊道:“求求你…你饶了我吧…呜啊啊啊啊!呜…啊…”

志祥学长也毫不理会,扭着腰,又是一阵噗滋噗滋的抽插!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志祥学长兴奋地叫着,跟我无声的哭泣成了强烈的对比。

“呜…啊啊啊…呜呜…啊…呀…呀啊…!”在模糊不清中,我无意识地发出的声音,听在在一旁当观众的老师和志方学长耳中,像是哀嚎,更像是淫语!

而在一旁当观众的立平和志方,他们的阳具也又慢慢的硬了起来…

“啪噗…滋…啪…啪…”充满水声的肉体冲撞声还未停歇,在旁观看的老师和志方学长已经为了等下该谁先上而争执不休了。

“我看…干脆我们一起来,你攻前面,我攻后面!”一阵争执后,老师提出了这样的建议,志方学长也欣然同意。此时在我身上奋力抽插的志祥学长口齿不清地说:“啊…啊啊!要去了!唔!”

说完,又是一股烫热的浊精射入我饱受摧残的阴道内。

完事后,志祥学长抽离我的身躯,一股还混着些许血丝的白色液体马上从我的蜜穴中汩汩流出,此时我的屁股到大腿,都是一片湿黏的淫水加精液…

这些恶魔哪可能这幺容易就放过我?下一刻老师和志方学长就又走过来把我扶起,我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只能任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任意玩弄我残破的身躯…

在模模糊糊中,我只感觉到他们两人都在我身边躺下。然后老师把我抱到他身体上躺着;而志方学长则趴在我的正面。

“求…求你们…放过我…今天的事我保证不跟任何人说…”我用自己仅剩的力气缓缓吐出这几个字,但老师听完后只是一阵大笑:“我的佳铃小宝贝呀…妳很快就会被我们调教成最棒的娃娃了…我当时的眼光果然是正确的呀!”

接着老师的阳具便对准了我的屁股;而志方学长的阳具则是对准了我被抽插多次,至今仍滴着淫水及精液的蜜穴。在我还没搞清楚他们要做什幺的时候,一阵撕裂般的痛楚已经席卷而来,他们…竟然正分别干着我的屁眼和阴道!

“好痛…痛!出去!啊!”我真搞不清我是哪来的力气叫出这些字的,他们好变态!竟然连我的屁眼都不放过!我想要挣扎,却赫然发现我的双手被志祥学长紧紧地箝制住,动弹不得!

“呜呜呜…咕咕咕咕…”我从喉咙中发出一阵听不出是在说什幺的声音,被夹在这两个剧烈运动的身躯中本来就很痛苦了,更何况是被双面夹“攻”的情况下?

我的屁眼正无时不刻地传来痛苦的感觉…我还以为我的感觉已经都麻痺了…